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本期登场:《温流一刀》

2018-11-09 18:15:42
本期登场:《温流一刀》 本期登场:《温流一刀》 □温瑞安 堕马 温瑞安,已出版作品逾千部,译作多种,作品改编成影视剧及漫画逾35部。

代表作有四大名捕系列。

写作微侠,一如咏春拳的标指,一寸短,一寸劲;也像古诗,字短情长。

在现代生活急促节奏里,温瑞安尝试以少的言辞,找回爽的感觉,滚滚红尘,花花世界,弹指听音,刹瞬芳华。

人生,总会遇上许多关。

关,就是阶段。

跨得过去,就开。

跨不过,就闭。

故意闭关的,其实就是在不进不退中精益求精。

想出关但出不了境的,就像没办签证或办不了护照一样,给关闭了,困于1处,固然,指的可能是精神上或思想上的,而不是说你今天想去泰国刚好遇上曼谷淹水,卡扎菲想申请到联合国受审但他的仇家却一枪打死他一了百了那一类。

他现在已过了一关。

十八名狙击手,用不同的暗器,甚至匪夷所思的暗器,一齐在暮色四合里向他下杀手;而他,应付的方式也简单直接,他用了少7名杀手的身体,挡住了对付他的暗器,其他剩下的杀手,一哄而散。

———我们用暗器招呼你,你却用我们的身体来招呼我们的招呼,这类要命的活儿得要先送上自己的命,我们赚的只是钱,卖的是自己的命,谢谢你不用客气我们先走你留步吧没必要相送! 别看他们眼睛有点瞎,心里可清楚得很,一走了之的事,他们可决断得比李白写快诗还轻易。

过了一关,还有一关。

千关易过,神马帮戴大胜这一关,可不好过。

他就在红楼大门前,不过不是站着,而是坐着。

他当然不是坐在台阶上,“非大胜不胜”戴大胜,对战败者追杀几乎不留活口,当然不包括小孩童;他也当然不是搬个马桶坐在上边,这时候哪怕他服了黑心腊肠绞痛腹泻也会晓得忍上一阵。

他,是坐在马鞍上的。

也就是说,他是骑在马背上。

他手上拿着大刀,刀锋漾着歹毒的绚丽,也闪动着至少痛饮过四百多人的血渍。

然后他像袖箭一般锋锐的双眼,盯住他的年轻对手,说:“我的马叫‘醒目’,它是万中无一的上驷好马,通人性,有灵性。

” 戴大胜1上来,一朝相,竟然不引介自己,反而介绍他的坐骑。

他点点头,仿佛已听明白了,戴大胜这才说下去:“它是匹好马。

它是无辜的。

它无意与你为敌。

我知道你会斩马,但你这样做,就等于枉杀无辜。

” 他听了,侧着头,喃喃说了几句话,语音低微。

那匹烈马,一声激嘶,一双大目,盯住他。

话一说完,戴大胜一策辔,大喝一声,连人带马,一齐向对手冲杀过去,戴大胜同时舞动大刀,趁着乱石崩云般的冲势,一刀当头斫落! (这下你这小子可中计了!你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