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

金融人才频现非正常死亡涉基金银行等领域图

2019-01-14 06:52: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金融人才频现“非正常死亡”涉基金银行等领域

  近日,有关金融行业员工非正常死亡的消息频频出现,涉及证券、基金、银行、会计师事务所等领域,由此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从外部原因上看,导致那些金融从业人员轻生的普遍原因,似乎是焦虑和压力过大所致,但其内部的深层次原因,需要引发更多的思考和重视。

  东方财富通炒股软件揭秘手中股票不涨怎么办?小心行情突然发生逆转注意!后市很可能有特大利好

  近期央行不断收紧银根,银行业疯狂揽存,金融业员工将面临更大的业绩指标压力

  非正常死亡频现申城

  就在英国威廉王子大婚之日,英国伦敦金融城前首席代表、现中国区负责人刘莹自杀,为近两个月以来金融行业一连串的非正常死亡事件又添一例。在此之前,已经有申银万国证券一名员工跳楼身亡;普华永道25岁女硕士因为超负荷工作病逝;浦发银行资金部副总跳楼身亡;大成基金的一位非在职研究员袁健自杀身亡;上投摩根投资总监孙延群过劳死等等。

  据目前各家媒体所披露的信息显示,年仅33岁的申银万国自营部投资经理赵立臣跳楼自杀,可能是由于近日来A股持续下跌,加之股指期货20倍的杠杆压力,使其股指期货爆仓所致;大成基金研究员袁健的自杀,是由于大成基金春节后实行末位淘汰制,袁健被公司解聘;浦发银行资金部副总跳楼身亡则是因为长期抑郁所致。

  对于英国伦敦金融城中国区负责人刘莹的非正常死亡,有人在微博上将其归结为可能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而普华永道的员工潘杰在其生前的微博中透露其工作忙、无止尽地加班等信息,让人们将她的离去与长时间超强度的工作导致过劳死画上等号。

  72.8%金融从业者无愉快感

  金融业一直是令人羡慕的职业,他们衣着光鲜,出入写字楼,薪酬丰厚,具有行业特有的优越地位,但在这样的光环下,却有越来越多的事件透露出金融从业者的疲惫,他们纷纷表示这份钱并不好拿。

  曾有一家基金公司市场部人士向倒苦水,一个人不仅要对接全国数百家媒体,还有公司部分活动的组织策划都得参与,出差更是家常便饭。贵州甲醛检测治理/p>

  更有证券行业的操盘人员告诉,在偌大的办公桌上,摆放了五台显示器,显示不同市场的行情。白天忙碌完国内市场后,晚上还要盯外盘。这种超负荷的压力,一直让他处于亚健康的状态。

  尽管离世的金融从业人员其原因各不相同,但很多职场人士均认为,虽然被称为白领或者金领,但在金融圈工作的压力确实比一般的行业要大,甚至普遍存在超负荷的现象。

  由中国医师协会、中国医院协会披露的《中国金融人士健康状况大调查》也证实,中国金融、证券、保险业从业人员普遍慢性病发病率高,健康状况不佳。

  该领域从业人员每周工作时间多为46到55个小时,其中43.7%为55到65个小时,12%超过65个小时。28.3%的受访者感觉工作压力过高,希望能得到放松时间;72.8%受访者认为自己处于高压力状态,抑郁、无愉快感;65.8%受访者觉得工作量大,怎么您的狗取名叫放下?”老禅师微笑着回答道:“我每天端着食盆到门口看上去是在叫狗时间长,眼睛疲劳,颈、腰椎酸疼。此外,还有人感到工作不被外界理解,饮食起居不规律,感情生活受影响。处于管理层人员还表示存在业绩考核压力。

  骨干人群对企业满意度较低

  从外部原因上看,导致这些金融从业人员轻生的普遍原因似乎是焦虑和压力过大而造成的,但其内部的深层次原因需要引发更多的思考和重视。

  中国心理服务机构心融集团总裁冯耘在接受采访时指出,造成金融从业者心病的深层次原因是其对所在企业管理的不认同,由于他们对自己和企业管理者之间过于复杂的人际关系不认同和无意义感,导致他们有长期的心理抑郁。这也揭示出,企业的管理者没有真正走入到员工的内心,他们不了解员工,不知道员工内心渴望什么。企业的管理比较粗放,这种管理模式在银行以及金融行业普遍存在。

  另外,冯耘向透露,一份相关的调查证明,往往收益越好的行业,其员工对企业的满意度也越低。原因是,他们的管理者和员工之间的沟通交流不够,管理者管理比较粗放,主要表现在他们的盛气凌人,对员工缺乏良好的沟通。

  冯耘还透露,越接近市场和客户的一线员工的压力越大,甚至远远超过管理层,包括一些监察部门、设计部门、战略部门等等。因为这些人员普遍缺乏社会上的支持,当遇到问题的时候不知道该找谁去排解和寻求帮助。

  另一方面,冯耘也指出在银行及金融系统,如果让其员工对企业的满意度打分,其平均分总体上看是在均值之内的,但是细加分析,银行及金融服务业存在的问题是,按照年龄段来分,30岁到40岁左右的员工大概占到企业员工总数的70%左右,而恰恰是这些骨干人群对企业的满意度相对较低,这才是让企业领导层堪忧的事情。

  高管需走进员工内心

  企业管理层的心理问题更可能导致决策失误而引起严重的经济损失,特殊行业员工的心理问题甚至还可能给社会和环境造成灾难,从而给企业带来严重的经济和形象损失。据了解,美国每年有约100万员工由于心理压力而缺勤,40%的人跳槽或转行是由于心理压力所致,更换一个雇员要美元,75%的员工会在工作时间考虑个人问题。超负荷的压力不仅损害个体,而且严重破坏了组织的健康。

  早在2009年,上海市金融党委就开始关注上海金融系统员工的身心健康问题,在整个金融系统员工中进行了大面积的普查和抽样调查,并建立了上海金融系统员工心理模型。同时,市金融党委还对银行开展了大规模的心理专业知识培训。交通银行率先在中国金融系统中与心理培训机构签订EAP合作项目,此项目并不是简单的引进国外的心理咨询服务,而是给员工多维度支持,让员工在困惑的时候能够得到社会支持形成良好的企业文化。

  目前,银行系统已经开始普遍关注员工的心理健康问题。据悉,包括工行、浦发、平安等在内的一些金融机构都开展了针对员工的心理培训。

  对此,冯耘也对金融从业者及金融高管提出了建议。他表示,生理健康有个很重要的要素叫适应性良好,金融从业者出现心理问题反映出他的适应性能力不够强,由此导致压力较大,所以金融从业人员要加强自身的社会适应性。而对于金融企业的高管,要从单纯的强调金融专业知识的金字塔里走出来,走到社会文化当中,走到员工的心里。因为,如今的员工是在多元文化环境下长大并深受其影响的,高管要真正花时间来研究和优化企业自身的管理和工作的流程。同时,要帮助员工真正去建立辅助他们发展的社会支持系统,借助外部一些社会力量,来参与到他们目前比较欠缺的领域,让员工感觉到他们是企业的主人。尤其是要帮助金融机构的骨干人群做好职业规划,以致他们不会为了多两千块钱甚至两百块钱的薪水就跳槽走人。这也是中国的经典管理正在面临的挑战。

  5月4日,上证指数失守2900点。国内股指期货连带下挫,主力合约跌2.60%。

  研究股指期货的赵立臣已看不到这一幕,今天是他的头七忌日。

  一周前的4月28日,申银万国研究员赵立臣跳楼身亡,年仅33岁;在他之前,还有包括中金公司研究员猝死、普华永道女硕士过劳死、伦敦金融城中国区首代自杀等意外先后发生他们同样年轻,事业刚刚起步。

  金融行业一贯的积重,在这些极端案例的冲击下变得更加真实。

  死亡谜团

  4月28日,赵立臣从平时工作的11楼一跃而下,这层楼是申银万国证券投资和衍生品总部所在地,赵在该部门从事股指期货研究。

  即使资料有限,我们还是能拼凑出一个典型金融业青年形象。隐形防盗/p>

  赵立臣,1978年生,辽宁人,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硕士。2007年毕业后,赵进入申万总公司,当时应聘方向为金融衍生量化研究;同年12月13日,拿到证券从业资格证书。

  青年券商研究员之死

  翻开赵立臣在申万的履历,似乎也一帆风顺。

  2009年4月,赵参与申万两项与股指期货相关的课题,获风才会把清凉吹进你心里中国证券业协会2008年金融产品创新奖的二、三等奖;同年,他还与母校校友合作,在一份全国性一级学术刊物发表论文。

  参照证券行业的薪酬体系,赵立臣的上述资历可以兑换的是30万左右年薪,以及一定数目的季度奖和年终奖;和社会同龄人相比,如此身价足以令人艳羡。

  但是,赵立臣却亲手中止了这一切。

  伴随其自杀消息传开的,是一则赵立臣生前担任衍生品投资经理,近期股指大跌导致爆仓的传言;而4月以来的大盘走势,使得这一信息更为扑朔。

  数据显示,以4月11日为界,沪深300指数在前半段一路冲上3380.53点,随后却是连连下挫;到当月一个交易日,即4月29日的3147.14点累计已跌落6.90%。

  目前期货公司的保证金一般在15%左右,相当于6倍左右的杠杆,当沪深300指数下跌近7%时,意味着多40%左右的亏损;如果有投资者在高位坚持做多,甚至一直补仓,这样的结果就会是爆仓。沪上一私募公司创始人对举例。

  但这是非常极端的状况。该负责人强调;现实情况下,一旦出现持续亏损导致资金不足,投资者会被要求追加保证金或是强行平仓,真正亏到爆仓并不常见。

  更应当关注的是,赵立臣所从事的证券行业,在股指期货交易上受到更为严厉的监管。

  以赵立臣生前部门判断,证券投资与衍生品总部负责申万自营账户操作,在监管条例下,券商自营参与股指期货的目的,被牢牢限定在套期保值范围。

  套期保值,即买入或卖出与现货市场数量相当、但交易方向相反的期货合约,以对冲现货市场在未来的风险。

  如果按套保操作,券商持有的现货头寸基本为多头,对应套保交易则应该卖空,反而该从这波下跌行情中获利。一券商衍生品部负责人对解释称。

  28日晚间,申万首度对股指期货爆仓传言予以回应:该员工是公司总部的一名研究员,该公司解释称,作为研究员,赵立臣不会接触实际投资操作。

  此外,申万还强调,公司自去年以来开展了股指期货套保业务,并未进行其他方式的股指期货交易,且股指期货套保业务运营正常且处于盈利状态,近期也并未进行该项业务的操作。

  透支下的精英

  金融行业有压力,这种压力也许不是你生存上的压力,而是市场的变动,以及这种变动下人情绪上的焦虑。得知赵立臣事故后,北京一券商高层对感慨说。

  此前,已有中金研究员猝死、浦发银行资金部副总跳楼、普华永道女硕士过劳死等案例,而在4月22日,伦敦金融城中国区负责人刘莹刚刚在办公楼下停车场结束了生命。

  的这起自杀事故,更是让外表光鲜的金融业人士们心有戚戚。

  在同事的印象中,赵立臣性格内向,不善于自我释放压力;还有其前同事回忆,赵近期曾有跳槽打算,可惜并未成功。

  直到赵立臣出事之后,这些碎片式的记忆方才被人回味。

  和传统概念中的研究员不同,赵立臣供职于申万自营部门,这也解释了为何工作四年却无一篇报告传出。我们也有研究报告,不过是为公司自营操作提供建议,并不对外披露。沪上另一家券商自营部研究员对解释。

  因此,对此类研究员的考察需要另一套体系。

  我们被要求建立自己的模拟资产池,公司按一定周期来比较大家的收益情况。而在业内,也有券商将考察周期定义为每周。

  一般来说,周期越短,压力也越大;这对我们的行情把握、选股能力有更高要求。上述券商研究员评价。

  而在其他方面,上述研究员们并没有太大差别;其中,自然包括了加班。

  小华是一位券商研究员,冲着金融这块金字招牌,两年前他从地产公司跳到了现在的岗位。

  因为有晨会,我们上班一般是早8点,下班按规定是5点,不过基本上都得延迟,加到晚上8点左右再弄不完,也就回家继续了。小华告诉。

  怕的是准备策略会,或是临时有政策出台,这就得熬夜了;等到邮件一看,基本上都是凌晨发的;甚至有同事熬夜写完报告,立马赶去机场参加调研。

  加班费是没有的,公司给我们的福利也就是晚餐免费,以及回家报销打的费。

  切排骨机厂家>

  尽管有着诸多抱怨,小华还是打算待下去。

  做我们这行就得熬,熬出了名了,再跳槽就容易了。小华筹划着。在他周围,不少同事已经去了基金、保险、私募等买方机构,甚至有机会亲自操盘;等到了这一级别,对应的则可能是百万年薪。

  只是,27岁的马楠没有熬过去。

  2010年12月31日,马楠被发现猝死在家,此时他的身份是中金公司农业食品行业研究助理,更早前,他还在毕马威工作。尽管事后并无官方回应,但业内传言,马楠是连续通宵加班三日后过劳死;皆因其所处的小组有冲击行业前三的目标,工作强度相比公司其他研究员要大。

  衣着光鲜,出入写字楼,薪酬丰厚,这些几乎是公众对金融从业者的群体印象。然而,这个行业近再度被聚焦时,昔日的职业荣耀和光环这次有些黯然失色。

  这源于近来金融行业一连串的非正常身亡事件。上周四,申银万国证券一名员工跳楼身亡,而半月前普华永道25岁美女硕士因为超负荷工作病逝被议论得沸沸扬扬。三月初,浦发银行资金部一副总跳楼身亡。近日,笔者又获悉上投摩根基金广东分公司一员工去世。就在英国威廉王子大婚之日,再度爆出英国伦敦金融城前首席代表,现中国区负责人至今刘莹意外身亡消息。

  从业人员离世消息接踵而至,证券、基金、银行、四大会计事务所均有涉及。短时间内如此密集,偶然和必然之间的千丝万缕联系,其背后不得不让人反思这个行业以及整个大环境究竟发生了哪些畸变。

  重负

  大众眼中,金融从业者无疑是人中龙。行业天然的优越社会地位,丰厚的薪水,种种光环无疑是让很多人沉醉的。

  在陆家嘴金融区,笔者就曾经听到一操着北方口音的母亲教育十多岁的儿子:争取考个好大学,去这些高楼大厦的金融机构上班。孩子眼中也充满了无限憧憬,尽管他尚不一定清楚金融的含义,但一定知道在这些高楼中上班意味着一份荣耀。

  而笔者接触的不少金融圈人士,不断发出的就是疲惫的声音。

  一家基金公司市场部人士介绍自己工作内容时苦笑说,其一个人不仅要对接全国数百家媒体,还有公司部分活动的组织策划都得参与,出差也是家常便饭,这份钱并不好拿。

  对于很多投研部门的人士而言,加班更不是什么事。不在调研的时候,就在去调研的路上,其它时间就是赶报告了。一位研究员说,很多时候希望消息更多更准确,就得和各种机构人士吃喝。据其透露,国内有的知名研究所拿料厉害,并且还有此项专费。他笑言,有的业绩做得好的,你去看看他们的肚子,都是喝大的,没有办法啊。

  两年前,笔者前往上海南京西路拜访一位期货私募

金融人才频现非正常死亡涉基金银行等领域图

,事后才知低调的他身家早已数亿。在偌大的办公桌上,摆放了五台显示器,显示不同市场的行情。白天忙碌完国内市场后,晚上还要盯外盘。三十出头的他,言谈中很是淡定,微微谢顶的他看上去已逾不惑。

  事实上,三十左右即生出华发或有谢顶迹象,在金融业并不少见。

  高危

  一直以来,高薪似乎都是金融行业代名词。

  然而,这背后也是以透支健康为代价。普华永道25岁美女硕士病逝之后,有友就写下:是什么样的工作值得让人献出每天18个小时,卑微地趴在案头,盯着excel上冰冷的数字,然后不明不白献出自己和家人的青春和希望?这话一时在络疯传。

  追溯2009年,基金业惊现首例过劳死,公募基金业的投资总监孙延群41岁因胃病离去,而在13天前,44岁的私募元老杨骏因肝癌去世。

  4月13日,中国医师协会发布十大健康透支行业调查结果,金融业人群健康透支位居第二位。面对近期接踵而至的金融业非正常身亡事件,相信将再次让社会惊醒。关注身体健康,更关注心理健康。

  自然,金融从业者还会面临着利益诱惑,抵御贪婪的考验。

  一次交流中,有私募就坦言,淡然并非性格所致,只是在市场上历经贪婪、恐惧的博弈,内心已经比较难起波澜。当时他指着旁边的公司副总说:五年前,我是跟着他的。结果他一夜之间数亿资金都亏光了,只能反过来跟着我从头再来。

  半月前,笔者在杭州偶遇上海一基金公司经理。当时其情绪低落,交谈中影射了一些不良现象,在交流结束时,他连声感叹了三遍:我们是高危行业啊!

  链接

  今年来金融业非正常死亡案例

  4月28日,申银万国证券一研究员从公司大楼11楼坠楼身亡,33岁,上海财大硕士毕业。

  4月22日,英国伦敦金融城前首席代表,现中国区负责人意外辞世。

  4月10日,普华永道一名女员工因脑膜炎病逝,年仅25岁,上海交大硕士毕业不久。

  3月初,浦发银行资金部一副总跳楼身亡,有消息称压力太大并患了忧郁症。

炫蓝
万和电气怎么样
警示标志图片
分享到: